2021的时钟像是被人动了手脚一般,12月被匆匆地推到了我们面前。2021,对于举国上下,是关键的一年——后疫情时代,中美贸易战深化,数位院士陨落;2021,对于我自己,也是关键的一年——通往各个大学的十字路口,以及过去生活的分崩离析。


-后疫情时代

       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在街头看到喜怒哀乐了,所有的情绪都被藏在了口罩里。行人的眼光中,折射出情绪的某一面,又折射出脱下口罩的渴望。尽管全国防疫到了如此地步,各地总会在某个时候象征性地报告几例病例;刚想脱下口罩喘喘气时,总会被突如其来的病例提醒,后疫情时代的结束仍然遥遥无期。
       我怀念烟火扑鼻的街边小摊了。一度很喜欢在秋冬的时候,天晚得很早,拉上同学一起从校门口的家长堆里挤到旁边的小街上去,那里被戏谑地称为高中的第二个食堂。并非一整条街都是餐馆,而是街道两旁,整整齐齐地停着几张老面孔。夏日葱郁的叶丛早已不见踪迹,树间昏黄的街灯终于显现。三轮车上飘起的水雾,和着树影一起在这条街上律动。
       现在早就寻不到烟火的痕迹了,钢筋丛林间的那条小街,只剩下面无表情的口罩了。


-孤勇者

       2021的中国,举步维艰,但又留下一步步沉重的脚印。中美竞争愈加激烈,中国加快了芯片研发,加快了对精尖行业的水平稳固与自我超越,加快了软硬件生态发展的弯道超车。而在第一个百年历程的关键节点上,多位院士逝世,年青一代过分关注饭圈娱乐,都为国家后续发展动力增添未知性。史上最严防沉迷系统出台,清朗行动实施,国家在泛娱乐化现象中最先捞起了学生群体。在国际一片颓势下扛起经济正增长的重任,在霸权主义封锁关键技术下负重科研,在人性懒惰下推动社会整体戒娱乐瘾,中国在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路上,孤独而勇猛。


-从天南到海北

       我终于明白了“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,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”是什么意思。我如愿走进了大学的殿堂,和过往的人们挥手道别,拖着行李去向了千里以外的北疆。我第一次见到了一直不会化的雪,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室内外温差30度。但是东北的寒冷,远不及江南刺骨,至少在长春这里如此。想起上一个冬天,暖炉支起了桌前的一片春天,桌灯的暖光,小狗的鼾声,与笔尖的滚珠声都让寒夜不再寂寞。曾经有多厌倦高中的环境,现在就有多怀恋那个能为一分熬到破晓的自己。随着温度冰封住的,是不是还有那个愿意拼搏的自己呢?本该充满自由气息的大学,我却只觉得闷的透不过气,不能提起那股冲劲,不能找到一个舒适的角隅。如果我能再多熬过几个黎明,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在故土看家乡的日出了呢?


-一个一无所有的过去

       我无限怀恋6年前的那个夏天。有时候第一眼遇见的人,大概就能成为一辈子的依赖。时至今日我都最喜欢那长江北岸的一方天地。不大的空间,却是我迄今为止翱翔得最快乐的地方。有许多认同我想法的人,有愿意分担我负能的人,有值得我用无数个2190天去喜欢的人。只是似乎在短短的一年,过去的五彩缤纷就只留下了一张泛黄的照片,无从追溯的颜色,无从分辨的细节。过去渐渐在我的生活中分崩离析,我再也抓不住属于那段时光的任何一个人,包括2190轮回中的她。千页的回忆顶不过两张相同的录取证明,我这才明白,我和过去不止差了一千公里,还差了三年的距离。
       大概过去永远只能是过去,模糊的照片修复不成真实的模样,泛黄的照片也最终会变为黑白。就让对过去的留恋,锁在盛夏里吧,遇见的那个盛夏,道别的那个盛夏。那么多未来,那么多盛夏,我们会在属于我们的那一片阳光下邂逅。


       2021,我们还是没能脱下口罩,开心地笑一笑。或许我们还是没能和那个人说出喜欢,或许我们还是没能接受友情背叛,或许我们还是没有活成年少时梦想的灿烂。但是,凛冬过后,就是春暖花开,让属于2021的一切,就停留在2021吧。
       走,我们一起,面朝大海,去看日出吧。


陌上花开~